设为首页 |  主办:资阳日报社           网站邮箱:zyrbwz123@163.com     网站电话:028-26123122     网站广告:028-26123122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现在的位置: 资阳网 >> 资阳文艺 >> 正文

阿联酋———南非之旅

文章来源:资阳日报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2-11-30 8:33:41

阿联酋———南非之旅

■ 钟明

沙漠中的花园城市
——阿布扎比
  10月19日晚我踏上沙提哈德航空公司的航班,开始了阿联酋——南非的旅程。20日凌晨5点抵达阿拉伯联合酋长国阿布扎比,虽然还是黎明,但整个城市灯光通明,就是一座不夜城,从机场出来宽阔的公路两旁是高大整齐的棕榈树,树下是绿色的草坪,远远望去都是一片绿色的灌木林。
  上午,我们游览了穆斯林世界第二大、阿联酋最大的清真寺——谢赫扎伊德清真寺,据介绍,该清真寺耗资55亿美元,历时13年。清真寺外部全部用来自希腊的汉白玉包裹,室内长廊墙面和地面都是珍贵的石材和稀有金属镶嵌,有世界第一的巨大施华洛世奇水钻巨大吊灯,收藏有世界最大的波斯地毯达六千多平方米……
  午餐后,我们顺道路过酋长皇宫,不远处就是被称为“简直是为国王而建的”阿布扎比八星级皇宫酒店——一座从沙漠中拔地而起的奇迹,迄今为止世界上最为奢华、最昂贵的酒店,斥资30亿美元修建。
  据介绍,在阿布扎比,本地人都住别墅,富裕程度就看门前栽的树的多少。在阿布扎比一棵树一年的维护费达1000多美元,树和草坪都是24小时不间断滴灌;1000升矿泉水价格为3.8迪拉姆,而1升汽油只需3.65迪拉姆。
  下午4点离开阿布扎比前往迪拜,十车道的公路两旁依然是绿色草坪、高大的棕榈树和灌木林,见不到一点沙漠的痕迹。

沙漠中现代化活力都市
——迪拜
  离开阿布扎比约两小时车程就到了迪拜,酒红色公路与黑色公路交接就到达分界处了。当公路由十车道变成十二车道加两个辅道时,就到迪拜了,沿途高楼大厦林立,有世界上最高的迪拜塔,正在修建的几十层麻花大厦据说完工后每一层都可以自行转动,还有世界造价最高的轻轨,该轻轨围绕城市75公里,每一公里秏资1.05亿美元。
  回到宾馆稍事休息,一行人便去冲沙。冲沙是阿联酋乃至整个阿拉伯地区最受欢迎的民间趣味运动之一,成群结队的越野车在沙漠中奔驰,或沿着沙丘从下而上冲向沙丘的顶峰,或在沙峰间穿行,汽车引擎发出隆隆巨响,车体几乎直立,车内游人发出阵阵尖叫声,有的或惊出一身冷汗。
  夜晚,在沙漠深处参加传统阿拉伯风情篝火露营,品尝阿拉伯烧烤,欣赏阿拉伯民族舞蹈和传统纹身,抽阿拉伯水烟……
  21日一早,我们便乘坐单轨列车前往“世界上最大人工岛”、“世界八大奇景”之称的THE PALM棕榈岛。据介绍,棕榈岛是世界最具标志性的住宅及旅游项目,耗资120亿美元填海,由四个岛群和滨水滩组成,每座岛屿包括“树干”、“树冠”和“新目型围坝”三部分,岛上种有12000棵棕榈树,有2400套海上住房,可以同时入住5000人。来到岛中央迪拜亚特兰蒂斯酒店,简直就是让人置身于享受之中,心情无比愉悦舒畅……离开棕榈岛,前往世界七星酒店帆船厦,酒店距海边仅200米,酒店外的人造沙滩也让游人目瞪口呆,沙滩中的沙全部是进口的。
  随后我们参观全世界最高塔楼——迪拜塔。迪拜塔周围全是高档小区和别墅群,有世界上最大的商场以及全世界最大的音乐喷泉。从迪拜塔底层到达124层仅用了45秒。

令人难忘充满回忆的
——南非
  离开阿联酋乘坐近9个小时的飞机抵达享有“黄金之城”的约翰内斯堡,开车前往此行第四站——太阳城。汽车行驶在海拔1700多米的高原上,同行游人们非常兴奋。公路两旁是茂密的植物,还有零零星星的住户。太阳城位于南非第一大城约翰内斯堡,也是南非最豪华、世界知名度最高的度假城,集娱乐、美食、赌博于一体,舒适、浪漫加惊奇,号称世界第二大赌城。城内有名列世界第七的高尔夫球场,皇宫饭店也是位列世界十大饭店。
  25日一早,我们离开太阳城前往南非政治决策中心兼行政首都——比勒陀利亚,参观了总统府。总统府修在一个山顶上,可以俯览比勒陀利亚全景,总统府置身于森林和花海中。街道两旁种植紫薇,正是开花季节,布局整齐,街道呈方格状。下午来到钻石加工厂参观,色彩斑斓的金色钻、红钻、蓝钻、粉钻、让人大开眼界。随后,我们从约翰内斯堡前往南非第二大城市、立法首都——开普敦。
  27日上午,我们离开开普敦只有半小时车程来到南非最古老的葡萄酒酒庄。一进入庄园就感觉空气湿润、特别清新,园内种有不同品种的葡萄树,此时正是葡萄树发新芽的季节,一望无际。据酒庄介绍,每一种葡萄的名字就是酒名,一款优质的葡萄酒是要根据当年的气候、雨水、阳光、湿度等决定的,优质品质仅限于当年。
  之后搭机回约翰内斯堡,结束南非的旅行,此时,原脑海中的南非形象已荡然无存,一个新的南非令我久久不能忘怀。

与树结缘
■ 刘雨润

  常言道“自古逢秋悲寂寥”,一直以来都是不怎么赞同的,毕竟还有个刘禹锡在那“我言秋日胜春朝”。只是看到那些在秋天里悲秋的人,写出一篇又一篇让人感伤的文字,也会忍不住重回梦里的小时候,忆起那些年的美好。
  回到当年那个充满生机的地方,曾经,我在那里,课堂上朗朗的读书声、指挥“千军万马”去“抓贼”时的激昂之声犹在耳畔。只是,在那个曾经畅想未来憧憬美好的地方,如今早已变作一间柴房,文气不再。
  转身,映入眼帘的还是那一簇不知名却又很像玫瑰的花丛。孩童时候,那就是我们课余时间荡秋千的地方。嗬!原来我早已离开这里的花丛多年了,但现在已经凋败不堪了。如今还能记起的,只有当年一起玩的伙伴,还有那淡淡的友情。他们现在又在何方呢?他们还过得好么?没人告诉我答案,但这破败的情形却又无声的诉说着什么。
  与树结缘,更多的时候是在老家。每每跟在爷爷身后,常能学到很多。根不正,干则歪,要想长得好,就得扇开根系,使其四方发展。枝叶多必修,什么东西都是,太满了就不再那么完美了。去掉了累赘,才能集中营养,补充主干,才能结出硕大的果实,若任其发展,则为小利,也是不为人所喜爱的。这,在那个懵懵懂懂的年龄段,却也充实了我那略为简单的想法,似懂非懂。
  一排排法国梧桐,也颇有些异国情调的高中校园,落下的每一片叶都记载着在中学的日子,伴随着满地落叶的窸窸窣窣,咯吱咯吱。抱着书本,和同学一起,来来回回奔波在奋战高考的日子里,抬头望望天,只有绿,绿得让人心动。就那样,陪着一起走过最后时光的女孩,在离别的那天,各奔天涯。
  同为秋日,校园秋风肃杀,带起落叶群飞。想起一首歌来,《落叶归根》,不是王力宏的那首,是很老的一首曲子了。偶然间翻到中学时写下的感叹,落叶归根,究竟是报恩,还是因为根断了给养。现在已经不能去感受那时候的想法了,有些天真,却又很是怀念。
  惊异于梧桐树上留下的刻字,听到好友开心的说,这就是我3年前走的时候留下的,现在都还在,它见证了我们的友情,现在我看到字,就想起了我那时候的好友。我仔细端详,附近的几棵树上也有刻字,只是略微的有些模糊了。站在树下,闭上眼睛,聆听着风和叶的声音,想象着3年前,刻字的主人一起刻下这些字时的情形,那时候该是多欢乐啊。现在他们,还在一起么?还有联系么?
  时间是把刀,刀刀催人老。我不曾老去,却长到了需要担当责任的年代了。我不再是当初那个站在树下数梨的小孩子。但是现在,我可以站在树下,在这个秋天,回想着父母,回想着家人,我爱的人,还有过去,说,是时候担起责任了。

南非开普敦海豹岛。

 迪拜塔。
阿布扎比人造海滩。


 

文章录入:zyrbpsp    责任编辑:zyrbpsp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转播到腾讯微博 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版权声明:资阳网是资阳日报社在互联网上授权发布《资阳日报》新闻的唯一合法媒体,欢迎有互联网新闻发布资质的网站转载,但务必标明出处“资阳网”和作者姓名;资阳市范围内网站若要转载,必须与本网签订协议。如若违反,资阳网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转载要求:转载之图片、文件,链接请不要盗链到本站,且不准打上各自站点的水印,亦不能抹去我站点水印。
    相关搜索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