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主办:资阳日报社           网站邮箱:zyrbwz123@163.com     网站电话:028-26123122     网站广告:028-26123122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现在的位置: 资阳网 >> 资阳文艺 >> 正文

黑水河上的划船人

文章来源:资阳日报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2/12/14 8:18:07


  久闻简城西北方向约八十里的地方有一条河,叫黑水河。河边有一座寺庙,叫黑水寺。这怪怪的名字很有吸引力。于是在一个周末的上午,邀约几位女友,随采风团前往一探究竟。
  进入黑水寺山门,迎面扑来一股清凉的气息。原来这里是一片保存完好的原始森林,绿色中黄瓦红墙忽隐忽显。我们没有随大队伍进入寺庙,而是去寻找那条叫“黑水”的河流。在一位村民的指引下,我们顺林坡往下走,不久便看见了河:阳光照射下,水面金光闪闪,色呈暗黑,难道这就是黑水河名的由来?拾级而下,两条小木船静静地停泊在岸边。
  河道由北而南,在寺庙边拐了一个大弯。我们想坐船,四处张望,不见有人。性急的朋友跳上船,打算自划。但船不听使唤,费了好大的劲,船体依旧原地打转。我急忙上石梯找人,遇一中年男人在门口拿东西。他的语言我听不懂,没理他。我跑进院子请师傅帮忙,那些人说,哑巴不是下去了吗?我这才恍然大悟。返回时,她们已穿好救生衣在等我了。何姐喊我给她们拍一张,我站到船头上举起相机。哑巴忽然从船上跳下,拉住绳蹲下做手势示意我下船,学他的样子蹲下。我忽然明白,只有拉开距离,才能将船后的美景连同佳丽们的身影一起装入镜头。再看哑巴师傅时,不由地对这位不会说话、衣着显得土气的中年汉子生出几分敬佩。
  木船缓缓向南驶去,浆片拍击水面,发出音乐般的美妙声音。受惯了喧嚣的烦扰,突然到了一个清静世界,大家情绪高涨,伸手入水,清凉温润的感觉,立刻沁入心脾。黑水河的水看起来黑,却干净得出奇。看我们望着被水浸泡过的白得像嫩葱的手指发愣,哑巴师傅笑了,停止摇浆,指指河水,指指船,两手摊开,往下一翻。我们不明白他的意思,他又用双手在空中夸张地比划着。这回我们懂了,他说河水很深,这黑是由于深的缘故。见我们明白了,他又笑了,爬满皱纹的脸上,现出孩子般天真灿烂的笑容。我惊异地看着这个其貌不扬的哑巴。他全神贯注地划着船,但我们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关注之中。
  我手里拿着一本介绍黑水寺风情的书。书中说黑水寺周边有一种叫无根藤的植物,历经千年,沿河边往五凤山生长,繁密茂盛的叶片漫过树梢,堆浪积波,气势磅礴。更奇特是这无根藤上开出的花,鸟形,紫色,带血味。但这种花在哪里呢?哑巴师傅看一下我的书,就明白了我心中的疑问,在船上写“三月”二字。我们懂了,他的意思是这花要每年的三月才开。
  然后,他将船划向岸边,用竹竿指了指缠绕着岸边乔木上的紫藤。紫藤细如手指,或粗如碗口,左腾右挪,攀枝而上。三月,正是春光明媚、莺飞草长的季节啊。哑巴师傅似乎用他的心,为我们勾画了一幅值得期许的美丽的春图。
  然后,哑巴师傅拿过书去,一页一页地翻看,又一页一页地对着图把两岸的实景指与我们欣赏。当翻到一处叫“美女石”的图片时,他指了指远处郁郁葱葱的山峦。我们定睛细看,除了森森林木,什么也没有看见。哑巴放下书,急划双浆,在一处拐弯的地方靠岸。他举起双手比划了一个距离不远的手势,又用目光征询我们是否愿意上岸实地参观。我们欣然答应。
  上山几乎没有路,拨开丛林,爬上一道又一道土台,终于看见一尊巨石——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美女石啊。石头直立,呈椭圆形。怎么看也看不出人形,更别说是“美女”了。哑巴师傅看出我们的迷惑,用树枝指着石头中央那团黑色。这回我们看清了,那黑色果然如一长发飘飘的美女,半倚半卧,历经千年的风吹雨打,依然姿势优雅。更令人称奇的是,巨石中部有苔痕,似有细细的清泉往下流淌。哑巴虔诚地跪下,双手作捧泉状,又作饮泉状。传说饮了这清泉,可袪除体内五毒,永保心灵明净。几个女人也学着哑巴的模样捧泉饮泉,似乎真的就有了一种心通神现,体力充沛的感觉……
  返回时,哑巴神情专注地盯着河面。葱绿的群山倒映在河里,仿佛木船不是行在水里,而是走在山上。河道七弯八拐,看似向西去了,忽然又调头朝东。有时眼看着前方河道变窄如一条细线,可抵拢了却是天高地阔,水面宽广。
  我们尽情享受这如画的风景。哑巴突然停止划浆,手指放在嘴上,耳做倾听状,示意一直叽喳不停的我们安静。正当我们疑惑不解之时,忽听哗啦啦一阵响——数十只胆小的野鸭,张开翅膀,贴着水面由东向西飞去。又有一次,哑巴故状复发,我们以为又有野鸭时,却发现左前方十几米远的地方,一群金黄色的鲤鱼在水草中游出游进……哑巴师傅仿佛与这里的山水草木、花鸟鱼禽融为一体了。所有的生物都不惧怕他,都与他友好相处。
  上岸后,我们付给哑巴师傅四十元的报酬,可哑巴师傅却只收八元(每人两元)。这怎么可能呢?如今吃碗面买瓶水都是好几元,哑巴师傅为我们划了一个多小时的船,还兼做导游为我们付出那么多,怎么可能才收这点?我们坚持按人头十元付费,哑巴师傅急了,又比又划的,嘴里嚷嚷不停,坚决不多收。
  四个女人突然陷入沉默,先是何姐的眼眶有些潮湿,然后朱朱也是如此。最后,一行四个女人的心里,都有一种久违了的温暖和激动,多少年了,极少有过这样的感觉了。
  再见了,黑水河。再见了,划船的哑巴师傅!

■ 付会玲

文章录入:zyrb    责任编辑:zyrb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转播到腾讯微博 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版权声明:资阳网是资阳日报社在互联网上授权发布《资阳日报》新闻的唯一合法媒体,欢迎有互联网新闻发布资质的网站转载,但务必标明出处“资阳网”和作者姓名;资阳市范围内网站若要转载,必须与本网签订协议。如若违反,资阳网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转载要求:转载之图片、文件,链接请不要盗链到本站,且不准打上各自站点的水印,亦不能抹去我站点水印。
    相关搜索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