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主办:资阳日报社           网站邮箱:zyrbwz123@163.com     网站电话:028-26123122     网站广告:028-26123122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现在的位置: 资阳网 >> 资阳文艺 >> 正文

舌尖上的记忆

文章来源:资阳日报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2/12/14 8:19:17


  吃饱肚子是每个人最基本的生存需求,舌尖上关于吃的记忆自然最为深刻,任凭时光流逝,当是永存于心,不能忘却。
  父母勤劳,家中不会缺衣少食,不能温饱。但无奈务农收入实在微薄,仅能支撑一家人生活,加之求学,各方开支较大,父母也感压力之大。每当节日,少时的我,总是十分高兴,因为这意味着父母定会杀上一只鸡或鸭,让大家好好解解馋。总的来说,在小时候,父母在吃的方面从未亏欠我,我也如同那拔节的竹子一样茁壮生长。
  每到秋收季节,同村的玩伴便是最为愉悦的时候。家家户户的黄豆都成熟待收,小伙伴们三五成群,在同村长辈处讨上几株黄豆,就地拾些干黄豆叶,兴致勃勃的烤起黄豆来。先用树枝在地上挖个坑,然后再把黄豆叶点燃,扔进去。待到把泥巴烤干后,就把黄豆放进去,再在上面用粗棍隔开,再把黄豆叶点燃放坑里。黄豆叶火小,在于慢火细炕。这个过程,需要不停的添叶子,既不能让火太大,也不能让火熄灭。渐渐地,在大家无比期待中,黄豆的香味慢慢散出,大家便一拥而上,饱食一顿,现在想起,那味道简直美得难以形容。
  小学毕业后,我就离开家,到十里之外的镇上读初中。由于课时安排较紧,加之路程很远,我就住校。现在想起,总觉得那时在学校里没吃过几次饱饭,每天上课总觉得饿。周末回家时,母亲总会从坛子里取出大把大把的干菜,用油炒过,装好。这便是我一个星期的下饭菜。干菜由于水分少,利于长时间保存。这便是很多住校同学的第一选择,大家就用干菜下饭。夏天还好,干菜不会坏,也不会凝固。要是到了冬天,用猪油炒的菜就凝在一起了,这时就需要把蒸好的饭,挖开一个角,把一些干菜埋进去。几分钟后,凝固的猪油也就化开了。学校食堂出售的五角钱一勺的不见油心的菜,我们一般人是吃不起的,因为那时大多数同学的零花钱就只有三四块。要是哪位同学中途从家中返校,寝室里的同学必定是兴奋的。因为大家都知道,同学大多会从家中带点可口的菜肴。这几天,大家的伙食也算是好好改善了。
  初中后期,在外务工的舅妈回到家中。舅妈家离镇上很近,基本上每到周三,她便会为我送一次菜。这在当时,简直是班上同学十分羡慕的享受。
  小镇上,有一小巷。小巷深处,有一老人执着的守候着自己的汤圆摊子。小巷地偏,因此老人的生意鲜有人问津。很多时候,都能看到老人在摊子前,目光空洞的望着街上来往的人们。摊子简陋,两张桌子,几条长凳,一个炉子,还有几个有些残缺的土碗。一张桌子放着碗筷,一张空着供人坐。桌子上的油渍都已浸入深处,早已看不清木头本来的颜色。长大至今,我只在老人摊前吃过一次汤圆。如同往日看到的一样,远远望去,老人眼里无神,分外显得苍老。看到我走近,脸色的灿烂笑容让人印象深刻。
  老人连忙招呼,询问我吃多少后,把汤圆下了锅。不一会儿,老人颤颤巍巍的把一碗冒着热气的汤圆放到我面前:“娃,慢慢吃。”短短数字的话语,却让人心头一暖。老人做的汤圆很好吃,那滋味现在都还记得。
  走出小镇多年以后,再回去看看时,小巷深处,老人早已不在。
  农民的孩子,深知粮食的可贵,打小就养成了节俭的品行。舌尖上的记忆,不是山珍,亦非海味,但也弥足珍贵。无论世事如何变迁,这点伴随成长的点滴记忆,自然在心头铭刻,时刻回味。

■ 杨林林

文章录入:zyrb    责任编辑:zyrb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转播到腾讯微博 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版权声明:资阳网是资阳日报社在互联网上授权发布《资阳日报》新闻的唯一合法媒体,欢迎有互联网新闻发布资质的网站转载,但务必标明出处“资阳网”和作者姓名;资阳市范围内网站若要转载,必须与本网签订协议。如若违反,资阳网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转载要求:转载之图片、文件,链接请不要盗链到本站,且不准打上各自站点的水印,亦不能抹去我站点水印。
    相关搜索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