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主办:资阳日报社           网站邮箱:zyrbwz123@163.com     网站电话:028-26123122     网站广告:028-26123122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现在的位置: 资阳网 >> 资阳风情 >> 正文

纪念陈毅元帅诞辰110周年

文章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1-8-27 9:16:11

丰功伟绩  永照汗青

——纪念陈毅元帅诞辰110周年

陈毅:建设挺进纵队 指挥黄桥决战

■ 郑竹波

 

    1901年8月26日,陈毅在四川省乐至县出生。陈毅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创建者之一,曾任八一南昌起义起义军第25师73团党代表、工农革命军第一师党代表、红四军军委书记、江西军区司令员、新四军军长、华东野战军司令员、第三野战军司令员、上海市市长、上海市委第一书记、国务院副总理兼外交部长、中央军委副主席、中共第八届中央政治局委员,1955年被授予元帅军衔。他于1972年1月6日在北京逝世,享年71岁。

 陈毅与粟裕的合影。

      1938年和1939年,我在江都、溧阳、扬中地区,四次见过陈毅司令员,听过他的报告、指示。那时我在新四军挺进纵队担任大队政治指导员、团青年干事。新中国成立后,到师、军单位工作,多次聆听过陈老总的教诲,受益很大。
  1983年,来南京军区空军工作,和管文蔚、张藩、段焕竞、惠浴宇、陈光、韦永义、吴肃等同志接触较多,进一步了解了陈老总伟大的一生。近年来,又阅读了《陈毅传》、《回忆陈毅》、《陈毅诗词全集》等,更增加了对陈老总的敬爱和怀念。
  抗战初期,陈毅司令员的一大功绩是和粟裕、刘炎等首长一道,坚决贯彻执行了党中央和毛主席的有关方针、决策,排除万难,历尽艰辛,在敌伪统治的心脏地区,创建了茅山抗日根据地,对苏南的抗战作出了巨大贡献。
培养、建设挺进纵队
  1937年冬,日寇侵占上海、苏南、南京多地,社会秩序十分混乱,人民处于苦难之中,管文蔚同志利用在大革命时期在苏南的工作基础,发动群众,组织江南抗日自卫团,树起了打鬼子、保家乡的大旗。
  经过半年的艰苦奋斗,到1938年夏,自卫总团(后改编为丹阳游击纵队和新四军挺进纵队,简称“挺纵”)发展到2.5万余人,基干队人、枪2000余;控制了长江以南,沪宁铁路以北,东到武进北乡,西到镇江东门的广大地区。
  1938年6月,陈毅司令员和粟裕副司令员率部到达茅山地区,很快派老二团政治处主任肖国生和营长段焕竞与管文蔚联系,不久约见了他,对自卫总团的改造、培养、建设十分关心,着重抓了以下几项工作:
  一是亲临指导。陈老总除委托政治部刘炎主任两次到挺纵视察、指导外,还多次到挺纵搞调查研究,召开干部会议,传达中央、军委的战略方针、有关指示,分析抗战形势,对部队和丹(阳)北地区的工作提出了要求和希望。
  二是派遣干部到挺纵工作,加强领导,促进部队建设。那三年,从军部、一支队到挺纵工作的主要干部有郭猛、张福前(张震东)、贺敏学、龙树林、魏天禄、陈时夫、惠浴宇、张开荆、吉洛(姬鹏飞)、刘文学、彭德清、刘先胜、邱玉权、张藩、刘亨云、张宜友等,这些同志大都是经过长征、三年游击战争的老红军,政治上强,经验丰富,工作积极,作战勇敢,艰苦朴素,联系群众;他们在挺纵言传身教帮带,加强了党对挺纵的领导,提高了部队的军政素质,增强了战斗力。
  三是派新四军老二团、老六团到苏南、丹(阳)北和江都地区作战,为挺纵部队作后盾,作榜样。除了韦岗处女战外,重要的战斗有1938年7月夜袭新丰车站、1939年2 月延陵之战、1939年9月武进北乡陈巷桥伏击战以及1939年11月丹阳的九里镇、贺甲大捷,这些胜仗对苏南人民的鼓舞和挺纵部队的促进很大。
  四是抽调干部去军部、一支队学习。在1938年到1940年,韦永义团长、张克威、王祥、柴如奎、朱春林等许多同志,都到军部、一支队教导队学习过。这种学习,时间短,内容精,学以致用,效果很好,对他们的提高、成长和部队的发展、建设,起了很重要的作用。
  五是加强党的领导,进行政治思想工作。陈毅司令员和刘炎主任对管文蔚等同志多次指示:纵队和支队要建立政治机关,连队要发展党员,建立党支部,共产党员要做模范;要加强政治教育和思想工作,灌输抗日救国思想;要搞好官兵团结、军民团结,执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克服军阀残余和游击习气;要重视培养干部,提高带兵打仗本领。总的要求是挺纵部队要新四军化,即党化。
重视关心丹(阳)北游击区建设
  丹(阳)北是茅山抗日根据地的一部分,旧治包括扬中全境和武进、丹阳、镇江各一部,以及江阴、无锡、江都各小部,其在政治、经济和军事战略上的地位十分重要。
  当年陈毅司令员非常重视和关心丹(阳)北地区,多次叮嘱管文蔚、邓振询、吴仲超、陈光、韦永义等同志:丹(阳)北是敌伪心脏地区,是苏南、苏北两大战区主要的交通枢纽,是我军主力北上转移的重要“跳板”,斗争复杂、艰苦,敌我必争;丹(阳)北有大革命留下的种子和影响,群众条件好,物产丰富,一定要坚持好;要努力扩大部队,建设地方党组织,建立抗日政权,重视培养地方干部,搞好统一战线,开辟沿长江、铁路的交通工作等等。陈老总的这些指示,丹(阳)北的领导和人民是认真、坚决贯彻执行的,仅以武装斗争来说,抗战期间丹(阳)北就组建了7个团部队,内4个团较充实,不但沉重打击和有效牵制了敌伪,还对大江南北的干部往返、军需筹集、物资输送,特别是新四军主力北上、南下以及抗战胜利后苏浙部队北撤,起了巨大的支援和良好的保障作用。解放战争期间,在丹(阳)北各地坚持斗争的陈云阁、康迪、赵文豹、颜诚、宦德胜、常喜生等一批同志,孤悬敌后,依靠人民,英勇顽强,历尽艰难,不怕死,不怕苦,付出了巨大牺牲,一直坚持到迎接大军渡江作战,取得最后的胜利。
  今天,我们回首丹(阳)北军民在战争年代前赴后继、流血牺牲、创立辉煌业绩时,倍感当年陈毅司令员对丹(阳)北地区所作指示的英明、远见,而对他敬仰、怀念不已。
果断决策,挥师东进、北上
  1939年秋冬后,苏皖地区国民党三战区,除对我新四军不断挑衅外,对我军限制更严,指定活动地区,划地为牢,不准外越一步。这是妄图借鬼子之刀消灭我军的阴谋。
  当时,陈老总坚决贯彻党中央“向南巩固、向东作战、向北发展”的方针,顶住了军部个别领导的一些错误做法,在茅山地区站稳了脚,并不失时机地冲破国民党的限制,积极筹划老六团、老二团到敌后作战、发展,消灭敌人,扩大部队,发动群众,筹集经费,建设地方党组织,建立人民抗日政权,为创建抗日根据地创造条件。
  1939年5月,陈老总命令老六团叶飞同志率部东进,为了冲破三战区顾祝同、冷欣的限制和蒙蔽敌人,用了“江南抗日义勇军”(简称江抗)二路的番号。老六团东进,打了不少胜仗,尤其是浒墅关、黄土塘打鬼子和打到上海近郊,大大鼓舞了江南和上海的人民,扩大了江抗的声威,震撼了敌伪。我军则扩大了部队,取得了敌后作战的经验,为尔后发展东路地区打下了基础。
  1939年4月上旬,陈毅司令员命令新四军老二团王必成、刘培善配合挺纵攻占了扬中,歼灭了顽军张少华部贾长富团。在这前后,陈老总指示管文蔚:“方钧(挺纵二支队司令,原国民党川军朱云祥部连长)不赞成部队党化,这就是个问题;不愿把部队交给党,就是大问题。要下决心及早处理。”1939年4月,方钧企图叛变、投韩(德勤)的阴谋日渐明显,陈老总当机立断,命令新四军老二团北渡长江,配合挺纵的三、四支队,解除了方钧近千人的武装,消除了一个心腹大患,为后来我军东进、打开苏北抗战局面扫除了障碍。
开展统一战线工作
  陈毅司令员在苏南地区坚持统一战线、独立自主的原则,与三战区顾祝同、冷欣进行有理、有利、有节的斗争,以及团结争取茅山地区实力派纪振纲等事,当年就传遍了苏皖军内军外,这里我着重讲讲陈老总到苏北后大抓统一战线的情况。
  苏北地处长江三角洲北侧,是沟通山东、华北、中原和江南地区的中枢,为敌、伪、顽(国民党反共顽固派)、我必争之战略地区。
  1938年,陈老总在苏南创建茅山抗日根据地的同时,先后命令我挺进纵队二、三、四、一支队和主力老二团向苏北江都地区发展,1939年11月和1940年1月,老四团一部和老六团,由陶勇、叶飞率领,相继进入苏北。那时,苏北除扬州、南通等城市由鬼子占领外,大部分地区在国民党顽固派统治之下。敌众我寡,敌强我弱。顽固派韩德勤担任江苏省主席兼鲁、苏战区副总司令,拥兵十万,鱼肉人民,消极抗日,积极反共,老百姓恨之入骨,称他是“扫帚星”。鲁、苏、皖边游击正副总指挥李明扬、李长江等这些中间势力,也屡受韩顽的排挤、打击。韩德勤成为苏北我军抗战的绊脚石,要打开苏北抗战局面,非打垮韩顽不可。
  陈老总到达苏北后,和粟裕副司令员担任新四军苏北指挥部正副指挥。他们呕心沥血,正确处理了一系列党内外、敌顽友、军政民方方面面错综复杂的问题。在指挥部队取得作战胜利的同时,亲自抓了统一战线工作,他审时度势,高瞻远瞩,大智大勇,坚持原则,敢于斗争,善于斗争,确定了“击敌、联李(李明扬、李长江)、孤韩(德勤)”的方针。实践证明,这一方针取得了完全的胜利和成功。
  当时二李部队控制着泰州地区,兵力2万余;陈泰运部驻在溱潼、曲塘一带,有三四千人。陈老总正确分析了苏北抗战形势和韩顽与李、陈的矛盾,决定争取二李中立,由管文蔚、惠浴宇陪同,不避危难,深入虎穴,三去泰州,亲自和二李见面,引古论今,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剖析利害,寄予希望。1940年7月,郭村保卫战胜利后,陈毅司令员指示叶飞、管文蔚,撤出所占二李的防区,释放被俘官兵,退还一部分缴获的武器,这使二李十分惊喜、惭愧,对陈老总敬佩感恩不止。就这样,二李在关键时刻保持了中立,黄桥决战前,如约让路,同意我军主力通过他们的防区东进;决战时,顶住韩顽压力,不但按兵不动,还将韩顽进攻我军的命令转交管文蔚速报陈老总。这就有助于我军集中兵力围歼韩顽主力,取得黄桥战役的胜利,达到了军事上大大削弱韩德勤势力的目的。
  在争取地方实力派的同时,陈老总也争取海安韩国钧、黄桥朱履先等上层人士,孤立韩顽,发展、壮大了抗日力量。
  韩国钧是晚清的翰林,办过洋务,民国初年做过江苏省省长。朱履先早年留学日本,在孙中山就任临时大总统仪式上担任过阅兵总指挥,北洋军阀时期干过师长、县长。他俩是苏北开明人士及知识分子的代表,与韩德勤的部属有广泛联系,顽军中很多军官都是韩国钧的门人故旧的后辈。
  黄桥决战前夕,陈老总写了亲笔信,嘱管文蔚面呈韩国钧,信中指出韩德勤背信弃义,处处寻衅,我军将被迫还击。韩国钧见信后对管说:“新四军是得人心的。仲弘(陈毅的字)先生有管(仲)乐(毅)之才,韩非其敌。胜利之后,请仲弘先生再来舍间小叙。”
  黄桥、海安一解放,陈老总和管文蔚同志抓紧对韩国钧、朱履先的工作,或登门拜访,或吟咏唱和,或派人晋谒。陈老总的博古通今、文韬武略、恢弘胸怀、坦诚谦逊,深深感动了韩国钧,赢得了他的钦佩赞许,在赠陈老总的对联中,有“刚峰镇巨浪,砥柱中流”之句,韩国钧说“这才是老朽对仲弘将军的敬意和希望”。黄桥决战前,韩国钧曾应陈老总之请,在海安、曲塘主持了“停止苏北内战、一致团结抗日协商会议”,号召、团结了苏北人民,进一步从政治上孤立了韩德勤。
  由于韩国钧、朱履先的倾向、同情,我军得到了苏北各地社会名流的好感和信任,不少中上层人士在韩、李部下任职的子女、学生,也不同程度地改变了追随韩顽的态度,不仅影响了韩顽部队的士气,也壮大了我军的声威。
黄桥决战
  1940年10月1日,韩德勤倾巢出动,以3万兵力合击黄桥,妄图歼我军于这个地区。我军7000余人在陈、粟首长指挥下奋起抗击,激战六昼夜,取得了全胜;歼顽主力12个团,共1.1万余人,缴获了大量武器、军用物资;顽军军长李守维淹死,旅长翁达自杀,大批军官被俘虏、击毙;韩德勤仅率部千余逃回兴化。接着,我军解放海安、东台,在白驹与八路军会师。
  黄桥决战是军政双胜的光辉战例。
  从军事上说,它是一个以少胜多、出奇制胜的成功战役。黄桥大胜,使蒋介石妄图将我八路军、新四军分割、各个击破的阴谋破产,使苏北和苏南、皖南、皖东、淮南、淮北与豫皖苏边抗日民主根据地连成一片,改变了苏北的政治形势和力量对比,对发展苏北抗战、配合华中地区的对敌斗争具有重大意义。
  从政治上说,陈毅司令员贯彻执行了党中央、毛主席关于“争取多数,反对少数,利用矛盾,各个击破”的策略原则,发展了统一战线,最大限度地孤立了韩德勤。黄桥决战后,中央和军委批转了陈毅同志《关于苏北统战工作的经过与主要经验》的报告,要求各部队团以上干部“深切研究统战策略,破除其狭隘而不开展,顾小利而忘大义,逞英雄而少办法的观点。将陈毅报告转告你们作具体教育材料”。
  黄桥决战的胜利,是军民一致、并肩血战的结果。《黄桥烧饼》歌词中“烧饼要用热火烤,军队要靠老百姓帮”,至今仍在新四军老战士和苏北军民中广泛吟传。
  黄桥决战的胜利,从根本上说是正义战胜邪恶,革命战胜反动。除了中央军委的战略方针、英明决策外,陈毅司令员和粟裕副司令员军事上运筹帷幄、巧妙部署、指挥正确、出奇制胜是重要的保证。
  斗转星移,岁月如梭。陈毅司令员离开我们已39年了。这位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为党的事业、民族解放、人民幸福、振兴中华战斗了一生,建立了不朽的功勋。他的革命精神、崇高品德、卓越的政治才能、非凡的战略远见,已载入史册,永远值得学习。在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及陈毅同志诞辰110周年之际,我们这些幸存的新四军老战士、陈毅司令员的老部下,追忆往昔苏南战场的烽火硝烟,更增添了对陈毅司令员的深切怀念和无限崇敬。

 

1944年初陈毅路过晋中留下六首诗

■ 王家进  武珍

        陈毅素有“一代儒将”,“元帅诗人”之美誉,他一生与诗歌结下不解之缘。在战争年代,陈毅留下了许多脍炙人口的战斗诗篇。1944年初,他曾在山西境内赋诗六首。其夫人张茜后来在评价这个时期的陈毅的诗作时说:“1943年冬,陈毅同志由淮南地区西行赴延安,随着新经历的开始,他的诗词创作也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在这些诗中,我们能够看到陈毅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和他对抗战胜利的期望。
  1944年春节过后不久,毛泽东从延安给陈毅发来电报:“望动身来延,沿途请小平注意安全部署。”遵照毛泽东的指示,邓小平、滕代远等人特意为陈毅选配了骏马,并派出护送部队。此时,天降瑞雪,北风呼啸,陈毅一行冒着严寒,来到了榆社县曲里村。这里是八路军太行二分区司令部所在地,处于太行根据地的边缘。再往前走,即是碉堡林立、形势复杂的敌占区晋中平川。当时敌人在太行与晋绥两大根据地之间设置了五道封锁线,企图割断其联系。要通过敌占区,是十分困难的。
  在八路军太行二分区司令部,曾绍山司令员派人通知了同蒲支队副支队长王立岗,要他立刻来司令部汇报敌占区的情况。同蒲支队是1942年组建的一支交通队,专门负责护送路经太行的我党我军干部,仅在1943年就安全护送过彭德怀、刘伯承等高级干部300余人,多次受到党中央的嘉奖。
  王立岗跨进司令部,发现曾司令员与陶鲁笳副政委正在同一位年约40岁、身穿黑色皮袍、戴着墨镜的人谈话。曾司令员走过来告诉他,这位是新四军陈毅军长,现在要回延安,想了解一下沿途敌占区的情况。王立岗一听是大名鼎鼎的陈军长,心情不由得一阵紧张。这时陈毅走过来,严肃的脸上露出笑容,握住他的手,操着四川口音说:你坐下,咱们随便谈谈。
  见陈军长举止随和,平易近人,王立岗的紧张感消失了。陈毅与他谈了一个多小时,详细询问了敌占区人民的生活和敌人的活动规律,王立岗一一作了介绍。谈话中间,曾绍山插话说:“他们同蒲支队除政委是南方人外,其他几位领导都是当地人。”
  陈毅听了,连连点头说:“好,好,地方干部地方化嘛。人地两熟,又都是年轻人,正好开展工作。”当天,曾绍山即把护送陈毅的任务交给了同蒲支队,并叮嘱他们,要做好敌情侦察,多加谨慎。
  护送陈毅的行动方案很快制定出来了。决定由支队长杨毓贤和中队长雷立德率一个小分队去完成这项任务。2月上旬,陈毅一行在同蒲支队的护送下登程,策马行进。此时正值隆冬,寒风劲吹,天降瑞雪。太行山的千山万壑白雪皑皑,气象万千,更加衬托出巍巍太行山的壮美。当晚,陈毅一行由于中途受阻,被迫下榻于太行山一个偏僻的村庄里。夜深人静,大雪纷飞,强劲的北风吹动着窗纸。陈毅睡意全无,披衣独坐窗前,面对眼前“残灯不成红,雪打窗纸破”的情景,诗兴顿发,挥笔写下《由太行山西行阻雪》一诗,抒发其胸中豪迈情怀:
  我过太行山,瑞雪自天堕。
  高峰铸银鼎,深谷拥玉座。
  策马不能行,山村徒枯坐。
  冰雪何时融,征程从此错。
  夜深对暗壁,摇摇影自和。
  残灯不成红,雪打窗纸破。
  衾寒难入梦,险韵诗自课。
  浩歌赋太行,壮志不可夺。
  歌罢祝天晓,一鞭汾河过。
  次日,怀着早日回归延安的急切心情,陈毅一行匆匆启程。行至半路又降大雪,满山遍野银装素裹,群峰显得更加挺拔。因路面积雪,陈毅下马与大家一路步行。他与随行人员说,他生在南方,参加革命后,又在南方坚持斗争,除了诗中领略过北国风光外,很少看到这样的雪景,真是玉龙飞舞,江山多娇,太美了。
  行至黄昏,前面又有一座高山横卧。雪花还在飞舞,整个山头一片洁白。陈毅一边走,一边问杨毓贤:“这是什么地方?”杨毓贤答:“我们已到了水晶坡,平川快到了。”陈毅停了下来,站在坡前极目四望,一边欣赏着,一边自言自语道:“水晶坡,真是名副其实啊!”
  在水晶坡前,陈毅又作诗一首,题为《水晶坡又阻雪》,道出行路的艰辛和对延安的向往:

雪涛冰柱鸟难过,水晶坡上蚁旋磨。
下马敲冰图寸进,赤手攀援如刀割。
行行行行觉衣重,朔风吹来裘又薄。
进退艰难人马困,不复少年轻腰脚。
攀登绝顶望天海,新月初挂远山角。
征程日短延安近,喜见吕梁在天末。

  1944年2月8日,正值元宵节。陈毅一行来到太谷县胡家坪。虽处战争年代,但节日的气氛依然浓厚,在这节日的气氛中,陈毅胸中充满了激情,一首《元宵夜抵胡家坪》跃然纸上:
敲冰踏雪麦坪前,
半夜山村犹未眠。
点点花灯当户照,
齐占胜利在今年。
  次日拂晓,陈毅一行离开胡家坪,黄昏时来到敌人封锁严密的同蒲路东侧。离同蒲路尚有几百米,陈毅便下了马,与护送人员原地休息。过了一会儿,雷立德回来报告说,铁路上刚刚开过敌人的一辆铁甲车。
  过了同蒲路,已半夜了。陈毅等人踏着积雪来到祁县夏家堡村,杨毓贤带着陈毅来到一户农民家中。夏家堡处于敌占区,离敌人贾令镇据点仅有7里路,当地群众对敌人恨之入骨。许多群众都心甘情愿地为八路军办事,同蒲支队已经与群众建立了鱼水深情。
  又一个黎明来临了。虽然辛苦了半夜,可担负护送任务的队员们都早早起了床。陈毅也来到院里,一边散步,一边抬头仔细欣赏着房檐下的彩画,还不时地向队员们询问着祁县的风俗民情。上午9点多钟,村长派人来报告,说村公所里来了30多名伪军,要大家多加小心。情况有变,小院的气氛突然变得紧张起来:陈毅显得异常镇定,他经过分析,认为敌人并没有发现我方的活动,他要大家在关键时刻沉住气,不到万不得已,不要暴露目标。
  果不出所料,这股敌人是来催款的,他们在村公所坐了一会儿就走了。村里又恢复了平静。派出去的侦察兵陆续回来报告,说附近的敌人均已在下午3点以前撤回据点了,杨毓贤简短地布置了任务,他把全体队员分为三组,一组在前探路,一组在后方担任警戒,另一组保护着陈毅居中。每组之间的距离保持数百米,全体人员上路了。大家按照预定计划,拂晓时,队伍登上交城山,在交城县五里铺找到前来接应的吕梁军区部队。
  在过晋中时,陈毅怀古喻今,写下《过汾河平原》。诗云:
饮马汾河蜀客忙,悠悠河水诉兴亡。
霸图哀歌三分晋,块土开基一统唐。
屡论夷狄空形胜,豪夺人民腐稻粱。
丘貉古今同一概,曳兵弃甲暗投降。
  临别时,陈毅要警卫员拿出20发手枪子弹交给杨毓贤,留作纪念。过吕梁山时,陈毅还写下了《过吕梁山》一诗,在诗中用“花信迟迟春有脚,夕阳满眼是桃红”的优美诗句道出了中华民族光辉灿烂的锦绣前程。
  1944年3月7日,陈毅在吕梁部队护送下到达延安。
本版稿件来自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文章录入:zyrbpsp    责任编辑:zyrbpsp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相关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