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主办:资阳日报社           网站邮箱:zyrbwz123@163.com     网站电话:028-26123122     网站广告:028-26123122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现在的位置: 资阳网 >> 资阳人物 >> 正文

李鸣生:勤勉执着书浑厚

文章来源:资阳日报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1-4-5 10:14:19


李鸣生:勤勉执着书浑厚

■本报记者  胡佳音

      他,17岁便参军离开家乡简阳;他,因为勤奋写作而成为了著名军旅作家;他,曾三次获得鲁迅文学奖,成为了继徐迟之后中国第二个写科技题材作家中的佼佼者——

自小立志  勤勉实现作家梦

        李鸣生,一位从简阳走出去的了不起的作家。近三十年来,他以科技、航天等题材的报告文学享誉文坛。
           1956年出生于简阳的李鸣生,从小就立志要当作家。
  “之所以想当作家,不过是我10岁那年偶然翻到《红楼梦》时蹦出的一个念头罢了。而我下决心当作家,则是因为后来上中学的事情。”13岁时,李鸣生便开始读《离骚》、读《野草》,屈原和鲁迅伴随他度过了少年时光。
  高中时期,他的处女作小话剧《上夜校》诞生。此剧在老师的帮助下得以公演,而他则作为中学生代表参加了由文化馆举办的创作会议,以致1973年底步入军营时,身边惟一带着的一样东西便是语文老师送给他的两本《文学的基本原理》。
  1981年,李鸣生调到政治部门做文化干事,并第一次跨入大学校门——长沙国防科技大学。同年,他开始写诗,由过去的文艺创作转入文学创作。第一首诗《山泉》在《凉山文艺》发表。
  1982年,李鸣生考入西安解放军政治学院。组诗《清晨,当我走过街头》从《山西青年》举办的全国写作竞赛4万份参赛作品中脱颖而出,一举夺魁。次年又以《家乡的蚌壳》荣获二等奖,还应邀参加了在杭州举行的“中秋诗会”,结识了邹荻帆、陈敬容等一批著名诗人。这一时期,他不仅带着诗人的激情创作着,还带着诗人惯有的“叛逆”思索着。
  在长沙国防科技大学进修政治经济学时,李鸣生便站在政治经济角度审视与思考社会,并开始思考和构建自己的哲学思想。

20载执着书写“航天文学”

       李鸣生对“航天文学”产生兴趣由来已久。“大约在我三岁时的一天傍晚,星星一个挨一个亮起来了,就像妈妈在向我招手。从此,在我和星空之间,便滋生出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情感维系。”
  李鸣生入伍后便被送到了西昌卫星发射场。李鸣生所在连队的任务是在一座大山底下挖一个洞。1984年4月8日晚,沉寂了也可以说等待了14年之久的西昌基地将发射中国第一颗同步通信卫星。李鸣生当年亲手挖掘过的山洞,成了发射卫星的前线地下指挥所。在这个惊天动地的夜晚,李鸣生既激动又兴奋。他早早守候在离发射架不足200米远的山坡上,焦急地等待着。当他亲眼看见托举着卫星的“长征3号”火箭在一片熊熊烈火中隆隆升起时,他被惊呆了——在这辉煌壮美的一瞬间,他看到了人世间最壮美的一幅“风景”,灵魂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巨大震撼。
  也许正是这次发射为他打开了一扇文学的天窗,连什么是报告文学都没搞清的他很快写出一篇报告文学《用生命编写程序的人》,被四川《科学文艺》隆重推出。此后的李鸣生一发不可收拾,创作了数十万字的“航天人”系列报告文学和系列小说,在不知不觉中拉开了“航天文学”的帷幕。
  “航天文学”是李鸣生在国内首次提出的一个概念。大多数中国人真正关注中国航天,是在2003年“神州号”飞船上天以后。此后,他完成了30万字的长篇报告文学《走出地球村》。这是我国第一部反映“东方红1号”卫星从研制到发射的悲壮历程的长篇纪实作品。此书出版后,社会反响强烈,荣获中国首届鲁迅文学奖。
  1990年3月的一个夜晚,李鸣生偶然翻到一则关于中国的“长征3号”火箭于4月7日将在西昌发射美国“亚洲1号”卫星的消息。这消息如同一团火灼烤着他的心,令他兴奋无比激动难抑。正就读于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的他,立即请假前往西昌发射场采访。经过5个月的日夜苦战,李鸣生写出了25万字的长篇报告文学《飞向太空港》。作品问世后,好评如潮,很快被《新华文摘》、《人民日报》等数十家国家级报刊转载,并获得1990-1991年全国优秀报告文学奖,还入选了《中国报告文学精品文库》。
  随后,李鸣生又写出了长篇报告文学《澳星风险发射》、《远征三万六》等,成就了轰动文坛的“航天四部曲”。
  李鸣生开了中国“航天文学”的先河,而“航天文学”也成就了李鸣生。20多年来,他一直默默地在履行着自己的历史使命。

 考证“北京人” 15载寻找老祖宗

        自1941年“北京人”化石神秘失踪以来,无数政治家、科学家、社会活动家、外交家、侦探、特工、军事情报人员以及中国公安局、美国联邦调查局、法国科学研究中心等,为寻找“北京人”而四处奔波,八方努力,倾注了极大的人力和财力,但“北京人”却迟迟未能回到人类的怀抱,始终笼罩在厚重的历史迷雾之中。
  正是出于对这一神秘事件的困惑不解以及对人类祖先的敬仰之情,1990年冬,他凭着高度的民族责任感毅然踏上了调查、采访、研究、寻找“北京人”的路程。
  李鸣生通过搜集书面资料,多方奔走采访国内外当事人、知情人,查阅国内外大量文献和私人通信,对获得的每一条文字记载和耳闻口传的线索,都进行认真地检索和考证。经过15年的寻访和充分的“战前准备”,他创作出《全球寻找“北京人”》一书。
  15年来,李鸣生凭着一个作家的执著与真诚、眼光与胸怀,以一个作家的实际行动,坚持寻找老祖宗。《全球寻找“北京人”》这部作品站在人类历史的高度,将文学与史学融为一体,客观、生动地讲述了“北京人”从发现到丢失、从丢失到寻找近百年的历史。
  该书的出版,不仅得到海内外炎黄子孙的关注,也受到日本、韩国、美国、英国、法国、加拿大等国的关注。英国一家电视台还专程来到中国,对李鸣生进行了专题采访。
  我国著名学者贾兰坡表示:“这是我迄今为止读到的描写周口店和“北京人”最全面、最系统、最真实的一部书。它不仅为今天寻找‘北京人’提供了可靠的依据,而且还会随着这部作品的问世,让更多热爱人类文化事业的人投身到寻找‘北京人’的行列中来。我们这么大一个民族,应该有这么一部书。”

汶川地震后 用心灵贴近废墟

“5·12”汶川大地震发生的那一刻,正在进行航天系列第六部创作的李鸣生望着电视上天崩地裂、无数生命等待救援的画面时,再也抑止不住内心的情绪,第三天就给中国作协副主席陈建功、高洪波打电话,要求到灾区采访。
  李鸣生说:“面对灾难,作家不应缺席;面对死亡,文学不能沉默!第一,四川是我的故乡;第二,我是军人;第三,我是作家。这三点决定了我必须去。但我去灾区的目的,不仅是为了写稿,而是一种良知的驱使,一种发自内心的情感的需要。”
  在随中国作家代表团采访的10天,每到一个采访点,李鸣生总是第一个下车,最后一个回来。他先后奔走在北川、汶川、什邡、绵竹等主要灾区,总行程达7000多公里。他多次深入部队,关注那些不为人知的士兵;他多次到成都儿童医院,6次到成都精神病医院。他先后采访了数百人,录音120多个小时,笔记30多万字,拍照5000余张。
  回来后,李鸣生出版了报告文学《震中在人心》。
  该书以一位作家对社会、民生的质朴爱心和草根情怀,以作家、军人、四川人的三重身份,揭示了汶川大地震对于人心的震撼与重创;真实地讲述了地震如何粉碎、历炼、重铸人心、人性、人情和人品的诸多感人故事。
  该书出版后,荣获了第五届鲁迅文学奖和徐迟优秀报文学奖。
  获得了系列奖项,有人笑称李鸣生是“获奖专业户”,但他却表示:历史才是大师,生活才是大师,读者才是大师。在这三位大师面前,作家充其量是个小学生,作品不过是向“大师们”交上的一份“作业”而已。
  李鸣生对文学狂热如斯。他也戏言,因祖宗三代皆文盲,他要恶补回来。

 李鸣生,目光中透着深邃。



文章录入:zyrbpsp    责任编辑:zyrbpsp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相关搜索

    最新热门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