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主办:资阳日报社           网站邮箱:zyrbwz123@163.com     网站电话:028-26123122     网站广告:028-26123122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现在的位置: 资阳网 >> 资阳人物 >> 正文

凌 辉:大隐于市的翩翩舞者

文章来源:资阳网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2-2-10 14:54:13
   在资阳市戏剧、曲艺、杂技家协会2011年年会上,一曲舞蹈《茉莉花开》以其震撼人心的魅力,被专家和领导们评为是一部不可多见大雅而纯粹的艺术作品,被市文化局领导选出来作为春节“三下乡”节目,而该舞编导则很少为资阳人所知——



凌 辉:大隐于市的翩翩舞者



大学录取通知书随梦想永沉箱底


      1米76的个子,五官端正,双目炯炯,若无先入之见,难以与跳舞联系起来——这是凌辉给记者的第一印象。

      今年是凌辉的本命年,1976年,凌辉出生在河南商丘,父亲是个军人,母亲在一个流动单位工作。1981年,父亲转业,父母双双回到了籍贯地四川资阳,在431厂作普通工人。

       虽然生长在城市,其实,凌辉的艺术之路,起点并不高,没有家学渊源,没有像现在城里时兴早期艺术教育,就是现在一口流利的普通话,都不是在431厂那种环境中学的,那时,在家中他们仍然说四川话。唯一回忆得起的一点早期表现,那就是与同院子的哥哥姐姐们游戏,唱歌跳舞,好像比其他小孩更多一层悟性,那时431厂企业文化氛围比较浓厚,父亲经常带他去看一些演出,自己心领神会。

      凌辉的中小学都是在431厂子弟校读的,学业一般,但唱歌跳舞之长则表现得很充分,从小学到高中,学校里有什么大小节日庆典,舞台上都有他的身影,年年都要拿些什么获奖证书回来。

      在高中,凌辉开始有一些朦胧的人生规划,想在播音主持方面有所发展,于是强制自己学习普通话,摹仿乔臻、童自荣等配音名家的朗诵,加上431厂有那说普通话的大环境,很快,长进不小。而更难得的是遇到一位叫黄伟的年轻的语文老师,黄老师对凌辉在语言表达方面的专长有所发现,于是刻意给予引导。上曹禺的话剧《雷雨》时,叫班上排演这一课本剧,这一些都成了凌辉的舞台。

      高中毕业,凌辉报考四川教育学院播音主持专业,当年7月,收到了那一份梦寐以求的录取通知书,但那收费把凌辉一家吓退了,每期7000元,加生活费,三年,没6万元读不出来。作为普通工人之家,这是难以想像的,于是,凌辉将那通知书压在了箱底。

      “那通知书至今还保留在箱子里。”面对记者,凌辉苦涩地笑了笑。


人生难得几恩师


       凌辉真正意义上的舞蹈启蒙得益于两个老师,一个是四川省歌舞剧院的刘凌莉和原成都军区战旗歌舞团舞蹈演员田丽华,两位都是在国内舞蹈界享有盛名的一级演员,一级编导。至今,一提起这两位老师,凌辉眼里就饱含感激的热泪。

       在凌辉读中学时,431厂文工团经常举行各类文艺演出,已有一定基础的凌辉也应邀去参加一些表演活动。为了提高大家的艺术水平,厂文工团经常邀请成都的名家来给大家指导点拨。刘凌莉老师在给他们上课时,第一个发现了凌辉,认为这娃有一定的舞蹈天赋,鼓励他沿着这条路子走下去。如果说以前在校园里偶露尖尖角尚属小打小闹,这一专家鼓励无疑是向凌辉开了一道通往理想天国的天窗。

       同样也是到431厂文工团来作教学辅导的田丽华老师也看出了凌辉在舞蹈上是一个可塑之材,除了对凌辉进一步鼓励外,在辅导凌辉上则做得更多,走得更远。1996年夏天,田老师把凌辉叫到成都去,对凌辉作了为期6个月的集训,凌辉后来得知,很多人想出钱拜田丽华为师都被田老师拒绝,却主动免费招他为徒,而且很多时候都是开小灶,感动得不行。6个月期间,主要功课就是常规技术技巧训练、表演技巧、古典舞、民族舞,等等,课程排得满满的,非常辛苦。凌辉成天练得腰酸背痛的,田老师告诉他“舞蹈是一门残酷的艺术”,只有劳其筋骨才会有见彩虹的那一天。

       田老师夫妇都是舞蹈演员,为了艺术没要孩子。她就把凌辉当孩子一样,严厉起来使用古典式教学,一不小心,棍子就打在了身上;慈爱的时候,嘘寒问暖,早晨给他把面包买好,以免他空腹训练。田老师不仅教经凌辉舞蹈技巧,也教他作人的道理。

       听说凌辉把录取通知书压箱底后,田老师和刘老师一起为凌辉作人生规划,打算把他推荐到部队文工团去发展。1997年8月,经两位老师保荐,凌辉来到成都军区空军政治部文工团实习。能够参加这种实习,就是入伍前的候选,也是部队对准军人的政治审查期。慈母般的两位老师为凌辉搭起了人生舞台的又一个阶梯!


成空文工团的“三哥哥”


       1997年12月13日,在这个终生难忘的日子,凌辉以特长兵招进了成都军区空军政治部文工团。开始了他以后长达6年的职业军旅舞蹈演员的日子。

      这日子从实习期间就开始了,实习时,凌辉就开始参与节目演出,以普通演员身份登台跳舞,其间,演出的三个节目参加全军空军评比,获得“蓝天演唱奖”表演一等奖一个,二等奖一个,一个三等奖。1999年被成空评为优秀演员。

      回忆6年军旅舞台生涯,凌辉说,故事太多,无从说起。但总体感觉是:舞蹈很精彩,训练太枯燥。尤其是在部队里,纪律性很强,如果没有演出,日常功课就是:早上出操,上午练基本功,下午排练节目。有大型演出或下部队,还要当搬运工,灯光、舞美、装台,见啥做啥。成都离资阳不到100公里,平时也并不是想回家就可以回家的。

      作为部队文工团,政治色彩更浓些,主要任务是到基层部队去慰问演出。6年间,凌辉们跑遍了成都军区所属的远远近近的地方,参与过数上千场次的演出!到云南、西藏等边防哨所演出更是家常便饭。印象最深的一次是1998年到世界最高的人控雷达站——海拔5000多米的西藏岗巴拉雷达站演出。七八个人的演出团,带上成都电视台记者,为那几个驻站官兵演出。这一次让年轻的凌辉切身感受到了官兵们生活之艰!临别时,官兵们依依惜别的泪眼更是让凌辉终生难忘。此次演出后来在央视七台军事频道播出,回来后,凌辉参演了,音乐剧《甘巴拉》,算是采风后的最大收获。

      另一次记忆深刻的演出是在云南省屏边县大尖山慰问官兵。那是一个“一山有四季,十里不同天”的地方,山上冷得人发抖,演出的地点是在山顶一间几平方的小屋子里,作为演出的舞台太窄,但看到官兵们那渴望的眼睛,自己就要情不自禁地为他们跳起来。凌辉说,每次深入部队基层回来,心灵就得到一次荡涤、净化。

      久而久之,成就感也就有了。1998年,抗洪救灾后,凌辉们参演了一个由现在大名鼎鼎的导演尚敬执导的、歌颂抗洪英雄高建成的音乐剧《大江边的故事》,受到了当时总政治部主任于泳波上将的接见。另外,由凌辉主演的一个名叫《三哥哥与幺妹子》的舞蹈成了他们团里的保留节目,在全西南战区演出而名声大振,凌辉因此被军人们亲切地称为“三哥哥”,在火车上甚至有战士人找他签名,已是战士心里的明星了。2008年,由于工作出色,凌辉被军区授于三等功,还多次获得“优秀士兵”称号

       凌辉们除了在部队慰问演出外,也参与一些地方演出或与其他兄弟部门的联合演出。参加过成都市解放50周年大型文艺晚会,都江堰申遗文艺晚会演出等等。曾经与彭丽媛、董文华、殷秀梅、万山红、李克勤、黄启成、等名家同台演出。

       因为部队规矩,凌辉没有参加过地方上那些这样那样的比赛,要像世俗的摸几个获奖证书、杯杯儿、本本儿出来,凌辉说:没有!但跳了6年舞,吃的就真是专业饭!


部队通信工程的新兵


       跳舞是吃青春饭的行业,凌辉知道,此生此世也不可能跳一辈子舞,今后回到地方要能有立足之地,必须有一门技术专长。于是,在跳了10年舞后,2002年,凌辉抱着学一门技术的想法转到了成都军区通信工程设计所,作了一名通信设计师。

       这一次转行跨度不少,凌辉一切从头学起。通过艰苦自学,获得了全国通信概预算资格证、通信综合布线资格证、全国计算机等级证,等等。先后参加过成都战区通信工程建设,西藏战区通信工程建设、云南大环网光纤工程建设,等等。

      凌辉说,这近7年通信工程工作经历比起前6年跳舞的历史更令他难忘。在参加云南大环网建设时,他与一位战友一起去中国与老挝交界线勘察线路,在山里七转八拐,迷了路,其间,通信设备无电,手中又无指南针,步话机没电了,两人没头苍蝇一样,凭着野外生存技巧和经验找路。热带雨林,蚂蟥遍地,爬得两人浑身都是,咬得钻心痛。就这样,两人从早晨7点转至下午5点,才见到山里一户哈尼族人家,吃了哈尼大嫂提供的简单食物之后,才沿路走出大山。当时山里有野兽出没,若不在天黑前走出来,后果不堪设想。凌辉说,像这样的历险故事太多太多。但阳光的凌辉同时也说,在这期间用脚步丈量祖国南疆的山山水水,是部队的生活为一生储备的一大财富。


地方文艺界和舞场“新秀”


      凌辉于2009年复员,回到家乡资阳,现供职于中国通信服务资阳分公司,开始干的仍是通信工程设计,算是与部队所学专业对上了口。但作为一个少年时代即有过舞蹈情结的他来说,舞蹈是丢不脱的,他的初衷是先干好本职工作,再说发挥特长的事儿。

       凌辉天性为人低调,低调得让个别了解他的朋友难以忍受。2011年春节,公司举行团拜会,了解他的同事极力向公司领导推荐,凌辉第一次在本公司的团拜会上担纲主持,这个潜伏两年多的舞蹈人才小露尖尖角。2011年8月,公司将凌辉调入综合部作党群、工会工作,写写抄抄,组织工会活动,算是企业里的行政事务。

      这时,凌辉开始接触地方文艺界并参与他们的活动,加入到资阳市戏剧、曲艺、杂技家协会下属的雁城艺术团。这是一个松散的群众文艺演出团体,演员50来人,来自于全市各行各业。凌辉受邀在该团作舞蹈编导,也参与演出。

      在团里,凌辉对演员们要求十分严格,开始大家不适应,但时间久了,演员对他的排练也十分认可,有的演员甚至对他的排练产生了依赖,说“凌老师不来,我就不来排练”。该团的人舞蹈节目也因凌辉的出现而明显上升了一个层次。对于这个小小团队,凌辉也开始有了自己的构想:争取在一定时间内把它打造成一个具有一定专业水准的艺术团,为资阳群众文化事业贡献自己的力量。

       因为时间不长,活动不多,今年1月14日,参加过市房管局的一台节目,新编排的《开门红》颇受好评。另外就是前文提到的那台被本地专家、领导称赞为高雅、纯粹的《茉莉花开》。2月1日,资阳市迎春文艺汇演,凌辉除了拿出他编导的《开门红》,自己还登台跳了一曲藏族风格的独舞《幸福的弦子》,受到满堂喝彩。

      小隐隐于野,大隐隐于市。但就这样,低调的凌辉还是在圈子内身不由已地声名鹊起。跳了6年职业舞蹈的凌辉,在地方成了突然冒出来的舞蹈“新秀”。

       十七届六中全会召开,资阳正吹响文化强市的号角,像凌辉这种文艺界的卧虎藏龙,献身资阳,正当其时,我们热切地期待和盼望着。

    

(作者:汪古翔 摄影:ZSZ等)

 



















文章录入:zyrb    责任编辑:zyrbylb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相关搜索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